审判知识

友情链接

您的位置 : 首页 > 审判知识 >

浅议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构成及界定
更新时间:2013-12-03   点击:54451
 

浅议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构成及界定*

内容摘要:查封、扣押、冻结是司法机关为保障司法活动顺利进行和生效裁判有效执行而采取的法律强制措施,是维护法律和司法权威的重要方式。对非法处置被司法机关依法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我国《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条规定了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本文以近年来我院处理的相关案件为切入点,对该罪的犯罪构成进行剖析,并与相近的罪名进行比较,以对相关的司法实践提供相应的指引。

关键词:非法处置;构成;界定

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依法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被非法处置的情形屡有发生。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被非法处置,不仅侵犯了案件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且严重损害法律的尊严和司法机关的权威,对我国正在进行的依法治国方略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对此,我国《刑法》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第二节“妨害司法罪”中第三百

                

*本文为宝安法院2012年重点调研课题《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之初探》的研究成果,课题组主持人符波副院长,成员张光亚、郑松、柳海涛、邓哲书、文惠兰,课题执笔人柳海涛、邓哲书。

一十四条规定了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该条规定:“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近年来,我院依法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被非法处置的情形时有发生,并引发当事人的强烈投诉。1因此,本文将对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进行分析解构,以为司法实践提供指引。

一、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犯罪构成

(一)我国刑法中的犯罪构成是指我国刑法规定的,决定某一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而为该行为构成犯罪所必需的一切主观要件与客观要件的有机统一。2犯罪构成要件包括犯罪的主体,客体,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犯罪主体是指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实施危害行为的自然人和单位;犯罪客体是指刑法所保护为犯罪所侵害的社会关系;犯罪主观方面是指犯罪行为人对于危害社会的结果的主观心理状态;犯罪客观方面是指犯罪活动的客观外在表现,包括危害行为、危害结果及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1、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其主体是自然人,主要是被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所有人、保管人。其

                

12012年以来,信访室多次接到信访人投诉称,其依法申请保全的被告或被执行人的财产被非法变卖或转移,导致其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

2、陈兴良:《刑法适用总论》(第二版)(上卷),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17页。

他人如出于妨害司法机关的查封、扣押、冻结活动的意图实施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的,也可以成为本罪的主体。但本罪主体不包括单位。《刑法》第三十条对单位负刑事责任的范围予以了明确“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条规定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时,并未将单位列入其中,因此,单位不是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犯罪主体。

2、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客体是司法机关行使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权的正常秩序。司法机关为了确保侦查、检察、审判、监管活动的顺利进行,防止国家、集体和个人财产损失,必要时对有关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而行为人对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加以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就直接对司法机关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权的正常秩序构成了破坏,达到法定情节,当以犯罪论处。

3、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并且是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必然或者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法律后果,而希望该后果发生的主观心态。

4、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客观真实地造成了危害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权正常秩序的法律后果,并且达到了情节严重的程度。

(二)对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构成的法律解析

1、本罪的对象——“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

1)“司法机关”的明确界定。我国法律并未对“司法机关”一词进行法律上的定义。通常意义上,司法机关是指依照法律规定行使法律职权的国家机关,在我国大概包括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司法行政机关等,即通常所讲的“公、检、法、司”四大家。《刑法》第九十四条“本法所称司法工作人员,是指有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责的工作人员。”以此为法律依据,司法机关应当是依法行使侦查、检察、审判、监管职权的国家机关,具体包括行使一般案件侦查权的公安机关1,行使职务犯罪侦查权的检察机关2,行使特殊案件侦查权的国家安全机关、走私犯罪侦查机关、军队保卫部

                

1、《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一款,“刑事案件的侦查由公安机关进行,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2、《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贪污贿赂犯罪,国家工作人员的渎职犯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报复陷害、非法搜查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以及侵犯公民民主权利的犯罪,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对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其他重大的犯罪案件,需要由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时候,经省级以上人民检察院决定,可以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门、监狱1,行使检察权的检察院2,行使审判权的法院3,行使监管权的监狱4。这里应当注意两点,一是中国社会正处于变革过程之中,享有司法权的机关的范围可能会因形势发展的需要而有所变动。把握一个机关是否为司法机关,就要看其是否具有司法机关的性质,即侦查、检察、审判、监管之性质。例如,按照有关规定,海关走私犯罪侦查机关享有与公安机关同等的犯罪侦查权,因而,其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可以成为本罪的对象。二是以具有侦查、检察、审判、监管之性质把握司法机关,就应当注意:“公安机关只有在从事司法活动中,依法冻结、查封、扣押的财产才属于本罪的对象,因而在从事行政活动中依法冻结、查封、扣押的财产不属于本罪的对象。”5例如,公安交警部门因处理非刑事案件的交通事故而对事故车辆进行扣押,如行为人擅自处置该事故车辆,不应当属于本罪的适用范围。

虽然如此,但《刑法》规定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有效治理“执行难”,意图通过

                

1、《国家安全法》第六条,“国家安全机关在国家安全工作中依法行使侦查、拘留、预审和执行逮捕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职权”,《海关法》第四条,“国家在海关总署设立专门侦查走私犯罪的公安机构,配备专职缉私警察,负责对其管辖的走私犯罪案件的侦查、拘留、执行逮捕、预审”,《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九十条“军队保卫部门对军队内部发生的刑事案件行使侦查权。对罪犯在监狱内犯罪的案件由监狱进行侦查”。

2、《宪法》第一百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

3、《检察院组织法》第十一条,“人民检察院发现并且认为有犯罪行为时,应当依照法律程序立案侦查,或者交给公安机关进行侦查。”

4、《监狱法》第四条,“监狱对罪犯应当依法监管”。

5、陈兴良主编:《罪名指南》(下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039页。

刑事制裁的手段制裁各种各样的“老赖”,保障法院生效法律文书得以有效执行,维护法律的尊严与权威。因此,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中的“查封、扣押、冻结”主要指法院为保障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而采取的查封、扣押、冻结行为。

2)“查封、扣押、冻结”的正确把握。一是查封的形式表现为对动产的清点、登记,以封条加贴,就地封存或移地封存,及在车辆、房产登记部门对车辆、房产的登记查封;二是扣押的地点可以是原物所在地,也可以是指定的地点或依法设置的存放地;三是冻结的对象不限于金融机构的存款,还包括购买的股票、基金等投资理财产品及工商注册登记的股权等。

3)“财产”的的准确理解。随着社会的发展,财产的内容不断变化和丰富,一是财产应当包括动产和不动产,表现为现金、有价证券、贵重金属、机器设备、车辆、房产等;二是财产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例如、著作权、知识产权等。

2、本罪的行为模式即非法处置的表现形式——“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

1)隐藏是指行为人将“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就地隐蔽、藏匿起来,意图不使司法机关发现的行为”。1转移是指行为人“将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从一个处所转移到另一个处所”。2变卖是指“将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的财产予以出卖,通过转移财产所有权的方式对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的财产进行隐匿的行为。”3故意毁损是指行为人故意毁灭、损坏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的财产,使其价值丧失或减少的行为。隐藏、转移、变卖和故意毁损的目的都是行为人为使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脱离司法机关的控制,以达到逃避承担相应财产责任的目的。

2)这里需注意三点,一是隐藏和转移有相似之处,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使司法机关难以发现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一般认为,两者的区别在于是否发生空间位移:发生空间位移的是转移;没有发生空间位移的是隐藏。其实,隐藏和转移的区分除了空间的位移外,关键是被隐藏或转移的财产是否仍处在被使用的状态。如果仍处在被使用的状态,只要在空间上发生位移,并使司法机关难以找到,就应认定为转移。如果财产不处在被使用的状态,而是被行为人隐匿、收藏起来,即使发生了空间上的位移,也应认定为隐

                

1、刘家琛主编:《刑法[分则]及配套规定新释新解》(中),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1983页。

2、刘宪权主编:《刑法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703页。

3、吴占英:《妨害司法罪立案追诉标准与司法认定实务指南》,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07页。

藏。如行为人将被查封的机器设备放到某处藏匿起来,并未使用,应认定为隐藏。如果继续使用,应认定为转移。二是明显以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的行为可以认定为变卖。犯罪的本质在于侵害法益,刑法的机能也在于保护法益。不管买卖行为本身是否合理,只要其改变了财产所有权的主体,使被司法机关依法查封的财产所有权发生变化,就应认定为本罪中的“变卖”。如果行为人将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的不动产、特殊的动产卖与他人,甚至已实际交付,但没有办理法定手续,也应当认定“变卖”。三是故意毁损的结果是使得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的财产的价值减少或消灭。如只是单纯的撕毁封条的行为,不属于对财产的毁损,因为撕毁封条并未对被查封、扣押的财产的价值造成影响。撕毁封条的行为虽不构成犯罪,但应当认定为妨害司法秩序的行为,依法予以处置。

3、本罪的社会危害性——“情节严重”

“情节严重”是构成本罪的法定条件之一。何谓“情节严重”?现行法律并未对此予以明确。结合司法工作实际,实施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一十四条规定的“情节严重”而立案追诉:一是因非法处置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未构成犯罪,被依法处理后再次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二是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财产数量较多、价值较大的;三是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造成恶劣影响的,如引发媒体关注、舆论炒作、集体上访、申请执行人生活严重困难等;四是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致使诉讼活动无法进行的;五是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造成国家、集体、个人利益严重损失的;六是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手段恶劣的;七是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的。

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与相近罪名的法律界定

(一)本罪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法律界限

1、《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其规定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与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有相似之处,主要表现在两罪的罪过形式都是故意;客观方面,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也可以表现为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两罪都是对司法机关正常管理秩序的妨害;两罪均为情节犯,要求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构成犯罪;两罪的法定刑都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2、本罪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法律区别主要有以下六点:一是犯罪主体不同。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只要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都可以成为本罪的犯罪主体;后者的犯罪主体是“纯正身份犯”。1只有对法院的判决、裁定负有履行义务的人,其中包括负有协助法院执行裁判义务的人,才有可能成为后者的犯罪主体;二是侵犯的直接客体不同。本罪侵犯的直接客体是司法机关对财产采取的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正常执行活动;而后者侵犯的直接客体则是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的正常执行活动;三是侵犯的对象不同。本罪侵犯的对象是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后者侵犯的对象是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裁定;四是表现形式不同。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情节严重的行为;后者表现为对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行为;五是在行为模式方面,本罪一般表现为积极的作为方式,多为非暴力的;而后者可以表现为作为,也可以表现为不作为,可以是非暴力的,也可以是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六是在阶段方面,本罪可以发生在诉讼前、诉讼中、执行阶段;后者只能发生在判决、裁定的执行阶段。

3、本罪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法律竞合。正如前

                

1、王立君、田宏杰:“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司法适用研究”,《河南社会科学》2003年第5 期,第69页。

面所述,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生效的判决、裁定所确定的义务,其中一种行为模式就是以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将要被执行的财产的方法,对抗法院已经生效的裁判的执行,而该财产可能在诉讼前或诉讼中或执行中已被法院查封、扣押、冻结。因此,如果行为人此种情形下,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则同时触犯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两个罪名,但由于行为人只实施了一个行为,而这一个行为所触犯的两个罪名的法条所规定的内容又不存在包容和被包容的关系,因此这种情形属于刑法理论上的“想像竞合犯”,应按“从一重罪处断”原则加以处罚。根据《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和第三百一十四条的规定,两种罪名的法定刑完全相同,无轻重之分。对此,应当按照行为人的主观意图是为了破坏司法机关正常的监管秩序还是逃避法院生效裁判确定的法律义务来对其行为予以定性。

(二)本罪与妨害公务罪的法律界限

1、《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其规定的妨害公务罪与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有相似之处,主要表现在两罪的罪过形式都是故意;客观方面,两者都是妨害公务的行为,都侵犯了国家机关正常的管理秩序;两罪的法定刑都包括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2、本罪与妨害公务罪的法律区别主要有以下四点:一是:一是主观故意内容不同。本罪的故意内容是行为人明知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会给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造成破坏,却希望这一危害结果的发生;而后者的故意内容则是,行为人明知对方是正在依法执行职务或者履行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大代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扰对方正常执行职务或者履行职责,明知会发生妨害公务正常进行的危害结果,却希望这一危害结果的发生,或者行为人明知对方是正在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的国家安全人员和公安人员,明知阻碍其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却希望这一危害结果的发生;二是侵犯的直接客体不同。本罪侵犯的直接客体是司法机关对财产采取的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正常执行活动;而后者侵犯的直接客体则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大代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国家安全机关工作人员等4类人员的正常公务活动;三是犯罪对象不同。本罪侵犯的对象是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后者侵犯的对象则是正在依法执行职务,履行职责的前述4类人员;四是表现形式不同。本罪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情节严重的行为;而后者在客观方面则表现为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大代表依法执行职务;或者在自然灾害或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人员依法履行职责;或者虽未使用暴力、威胁的方法,但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三、法院移送涉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犯罪线索的相关建议

(一)现状及目前工作难点

实践中,对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责任人明确的案件,法院会依据《民事诉讼法》等法律根据情节轻重对责任人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大多数情形下,民事案件的承办法官一般会建议原告方或申请执行人向公安机关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但目前面临的困难是公安机关常以原告方或申请执行人非财产所有权人为由不予立案。在权利得不到保障,债权可能无法实现的情况下,原告方或申请执行人将矛盾转向法院,要求法院追回被非法处置的保全财产和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二)相关处理建议

1、细化“情节严重”的详细标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第三项“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已被查封、扣押的财产,或者已被清点并责令其保管的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因此,法院可结合案件的标的、保全财产的价值、行为人的行为方式、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等多方面因素,参考前述关于“情节严重”的标准,对其予以细化。

2、明确法院移送涉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犯罪线索的责任部门。如行为人非法处置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行为可能构成犯罪的,具体由哪个部门负责向公安机关办理移送手续,有两种方案可供参考:一是谁保全谁负责处理。即由采取保全措施的部门负责移送;二是在哪个阶段被非法处置由该阶段的承办部门负责处理。即被保全的财产如起诉之前被非法处置,则由诉前保全部门处理;如在诉讼过程中被非法处置,则由诉讼案件的承办部门处理;如在执行过程中被非法处置,则由执行案件的承办部门处理。综合考虑,第二种方案的权责相对比较明确,按案件行进阶段处理较为适宜。

3、制定移送涉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犯罪线索的流程。当事人或法院工作人员发现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正在或已经被非法处置的,应当第一时间向正在审理或执行案件的承办人报告。承办人应及时前往现场调查了解情况,采取拍照、摄像等方式进行取证,然后对案情进行评估,未构成犯罪的,依照《民事诉讼法》等法律对责任人予以罚款、司法拘留等强制措施。对涉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犯罪的,承办人提交书面报告,并附相关证据材料,提交院领导审批。如院领导认为确有必要的,可提交审委会研究决定。如经审批同意或研究决定同意移交的,由承办人草拟移送函等法律文书,并将相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指定的负责人员。公安机关认为符合立案条件的,应当立即立案侦查;认为不符合立案条件的,应当复函法院,说明情况。此外,可由政法委牵头,协调公安、检察院、法院共同协商探讨建立移送衔接机制,形成相应的实施细则,加大对涉嫌刑事犯罪的此类案件责任人的打击力度。

信息查询

请选择
  • 请选择
  • 电话查询
  • 法庭查询
网上调查
1.您是希望从本站得到哪类信息?
办事流程和指南
常用法规和法律知识
开庭排期通告
便民服务指导
政府相关通告
 

荣誉展台

@Copyright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粤ICP备12094675号-1 总点击数:15064776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移动客户端是宝安法院积极适应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推出的新媒体平台,秉承“公开、公正、为民、权威”的宗旨,是司法公开、服务群众、接受监督的新渠道。